当《义勇军进行曲》终于奏响在赌城——朱跃奇专访 (转载)

cat发布 2018 年 6 月 25 日 下午 5:15
Share Button

转发赛事宝在Rich Zhu夺冠后进行的一个专访,很有深度也很正能量,让我们看到一个更立体的扑克大师 — 朱跃奇。

 

以下为转载内容:

 

1904年5月,罗贝尔盖兰第一次向各国领导提出了世界杯的想法,但由于表示愿意参加的国家不多,这项计划流产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于勒雷米特先生当选为国际足联主席,他向各国领导人竭力证明,一项世界性的足球比赛完全可以同顾拜旦创立的奥运会比赛并行不悖,并且能够兴旺发达,于是有了今日的世界杯足球盛宴。

正如世界杯一样,世界扑克巡回赛的这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也从鲜有问津到现在的空前盛况。截止到2017年的WSOP历史数据显示,比赛总场数1325场,总参赛人次高达963644人次,玩家总奖金超过26亿美金,而今年WSOP的总参赛人数将超过100万人次。

如果大力神杯是足球界最高荣誉的象征,那么金手链就是所有热爱扑克竞技玩家的终极梦想,每一个扑克爱好者都会因自己国家的国歌在世界面前奏响而感到无比骄傲,这荣耀鼓舞着一批又一批飘洋过海在朝圣之旅的爱好者们前仆后继执着地追求。无论是膀大腰圆花臂纹身的硬汉,还是小巧玲珑文雅腼腆的女士,无论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还是青葱岁月的少年,无论国籍、肤色、性别、信仰,国歌因己而奏响,总会触及到人们心底那一处最柔软的角落,每一幕都那么令人动容。

2018年的这个夏天,当世界各地的球迷因第21届世界杯彻夜雀跃时,全世界扑克玩家的盛宴WSOP也迎来了它自1970年以来的第48个年头,而中国的扑克玩家们在这一年的WSOP中,举国沸腾热泪盈眶,因为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终于奏响在拉斯维加斯这有着半个世纪历史的赛场上,终于因我们热爱的扑克竞技而让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们在我们慷慨激昂的国歌声中注目致敬。如果我们无法像奥运会的运动健儿一样从小就接受正规的集训,没有那么出类拔萃的运动天赋,不能叱咤在运动竞技的舞台上为国争光,那么至少我们可以在智力竞技的舞台上像那些夺金的奥运健儿一样让国歌响彻在世界级的赛场上,这也是扑克的魅力之一。

这条金手链对于连续奋战多日一举夺冠的中国籍玩家朱跃奇先生来说,其实意义非凡,因为在熟悉他的朋友们心中都深深的知道,这条手链来得太迟了。他在整整二十年的WSOP征程中,72次进入钱圈、11次闯入决赛桌、两次亚军、四次季军,堪称亚洲之最,而命运这个尤物多么傲娇,在他这么多次不屈服的冲刺后,终于在这场天命和人为的旷日持久的HU中败下阵来,让他狠狠地赢走了本该早就属于他的那条金手链,实至名归。

夺冠后,朱跃奇先生在他的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令人动容的话:“终于赢下了属于我的第一条WSOP金手链。人们会津津乐道谈论Moneymaker等数不胜数的天选之人,但不会关注在幸运天平的另一端有着更多不走运的人承受着不公平的结果。你能做到的就是忘掉所有你‘应该得到的’,打好下一手牌。这是你对未来的负责,也是你唯一的希望。谢谢所有支持理解我的朋友们。”

笔者在去年WSOP的赛场上有一次与朱跃奇先生擦肩而过,彼此都是匆匆小跑着,他的眼神纯粹得像个少年,衣着极其朴素,对扑克竞技心无旁骛,完全看不到那么多急功近利的杂念。赛事宝有幸在他夺冠后的第一时间做了专访,也感谢朱跃奇先生在打了一天比赛之后还不顾疲惫,于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多完成了我们的专访。他的个人魅力和对这项运动这么多年付出的正能量都太令人钦佩,中国德扑圈需要这样的领袖人物。


赛事宝:恭喜您在今年WSOP的奥马哈高低混合赛事中拿下金手链!去年的这项赛事您取得了第六名的成绩,今年终于拿下这条苦等了您好久的金手链,好多朋友们都为您喜极而泣,您自己在夺冠前后的心情有没有很大波澜呀?会不会觉得像做梦一样?有跟朋友们庆祝狂欢吗?

Rich Zhu:情绪一直比较平稳,毕竟打了这么多年的比赛,而且今天筹码差距一直很大,没有特别激烈的对战。晚上跟一群朋友吃饭,庆祝了一下,算是犒劳自己,也是感谢朋友们一路的关心与支持。

 

赛事宝:看到您的第一场WSOP赛事还是在1999年五月份,到今天已经整整二十年了,而您在这么长的征程中,成绩稳定,可以说用实力证明了锦标赛的技术优势有多么重要,关于德州扑克到底算不算赌博这条旷日持久的争论您怎么看呢?

Rich Zhu:我一直觉得国人在争论一个错误的问题。德州扑克需要讨论的是,它是技术主导的游戏还是运气主导的游戏,而不是争论它是赌博还不是赌博。德州扑克可以是赌博,也可以不是赌博,这个不取决于德州扑克这个游戏本身,而是玩家怎样玩这个游戏。打个比方吧。 你说围棋是赌博还是不是赌博?大多数人会不经思考地告诉你,围棋不是赌博。但我在北大上学的时候,时不时去海淀棋院,那里到处都是在下赌棋的,你不赌,人家还不愿意跟你下呢。其实这个世上很多东西都可以用来赌博,比如你站在长安街的过街天桥上跟朋友赌下一辆车是单双号,你们两个在赌博,但你不能说车牌子属于黄赌毒。说了这么多,是希望玩家、从业者和监管人员都能明白,德州扑克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智力游戏,不能因为有人把它当赌博工具,就把德州扑克和赌博划等号。

 

赛事宝:您这么久都没放弃对冠军荣耀的追逐,感染了一批仍然对扑克竞技一腔赤诚的玩家,其实我觉得天道酬勤四个字已经不足以表达上天对您的眷顾。我太明白那种一次次跟冠军擦肩而过的锥心刺骨的痛苦,可是什么支撑了您这么久都还没放弃呢?这真的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

Rich Zhu: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游戏,就一直玩下来了。如同围棋,我这辈子都不太可能达到业余六段,但我几十年来一直喜欢它,没有因为自己拿不到什么像样的冠军就放弃围棋。当然,扑克略有不同,因为我知道自己水平足够拿金手链,所以有时候会失望,但我不会因为没拿到手链就放弃扑克,只会更努力的比赛。

 

赛事宝:在长达48年的WSOP的历史上,这是不是中国籍玩家第一次拿下金手链呢?其实看上去扑克这项竞技赛事好像更适合早在2500年前就写出《孙子兵法》这种深谙策略战术的中国人,可为什么在WSOP出成绩的中国人凤毛麟角呢?

Rich Zhu: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籍玩家第一次拿下金手链。各种说法都有,应该跟wsop在这方面的界定和验证有关,尤其是早些年的情况,有些统计数字是很随意的。我能回答的是,我本人确实是中国籍。至于国人在wsop出成绩很少,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参赛的比例太低,毕竟去美国比赛,不仅仅是酒店和机票的花销,还涉及到税法语言都多种因素。参赛比例低,自然出成绩的机会就小。第二个原因是,国人在德州扑克方面整体上进步太慢。这有环境的因素,但也跟玩家群体整体素质有关。很多人非常愿意接受一种说法,就是中国人特别适合这种游戏。但实际上,我们只看到自己适合的一面,而不愿意面对我们不适合的一面。别的不说,就单单迷信这一点就跟现代游戏格格不入,此外玩家整体太浮躁,不肯踏实学习,从练基本功开始,而是整天寻找捷径,很容易被忽悠走歧路。整体上说,大陆玩家一直处在低水平上循环,整体进步很慢。

赛事宝:我们看到您很多WSOP的成绩都不是德州扑克这项赛事,有很多其他的扑克项目,您对棋牌类的竞技项目造诣之深令人叹为观止,而在中国大陆,中国玩家最熟悉的扑克游戏只有无限注德州扑克、底池限注奥马哈和大菠萝,而国内玩家几乎没什么渠道和环境可以学习并练习到更多的扑克项目,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吗?

Rich Zhu:国内的从业者,大多数都是把德州扑克当作一个短期生意来做,关心的只是怎样套钱,怎样割韭菜,这十多年一路看过来,确实让人唏嘘。不过玩家群体本身也应该反思,很多人就是等着天上掉馅饼,缺少进取精神,也缺少判断能力。其实如果想学,智游城是有很多游戏入门资料的,而且是很好的入门资料,但看的人不多。

 

赛事宝:国内的扑克环境令人非常沮丧,主办方取消赛事或不发奖金等各种跳票、线上平台作弊泛滥被政府大力监管、骗局培训越来越多,把一个很好的竞技项目搞成赌性十足乌烟瘴气,可以说扑克竞技的爱好者们在国内属于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看到这满目疮痍令人心痛,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和见解吗?您认为扑克在中国的未来是不是已经死了?

Rich Zhu:大陆德州扑克有个先天不足,就是这个行业整体缺乏诚信,而玩家也过于麻木。其实这种过于麻木,大多还是缺少起码的是非观,又喜欢贪小便宜,所以对业界的丑恶现象缺少反弹,造成这个行业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但扑克有它特有的魅力和生命力,我不认为它会死,相反我希望政府近期对这个行业的严打可以催生出一个对玩家更友善负责的新生态,有一个可持续的健康发展。

 

赛事宝:除了WSOP您会去打一些欧洲或澳门的赛事吗?对于征战WSOP二十年的资深玩家您来说,会有哪些小建议送给在金手链争夺战之路上前赴后继的国内玩家吗?

Rich Zhu:我没有在欧洲打过比赛,澳门打过两三次吧,都不是自己主动要打的,不过成绩还可以。至于说国内玩家抱着拿金手链的目的打比赛的,还是要想清楚自己水平到底如何,自己财政状况是否允许等很多因素。我的感觉,很多玩家是抱着抽彩票的心态过来打的。通常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的人最后都会失望,牌上面尤其如此。这一点上,大多数人还是理性一些为好。

其实不光是线下的赛事,旅居海外的朱跃奇先生在线上的战绩也很辉煌。在Paradise和PartyPoker时代,他一直是这些牌室最高级别的常客玩家,尤其是PS最高级别的高低奥马哈,从PS有75/150这个级别开始,经过这个最高级别的上升再回落,直到黑色星期五之前75/150级别已经不容易开起来为止的整个过程,他一直是其中的一位常客,也是赢家。同时也打200/400的mix game,也是当时PS最大常规局之一,总体也是盈利的。这绝对是华人牌手中网络高额现金超过十年并保持盈利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

我们知道,朱跃奇先生早在09年就创办了智游城论坛,把扑克的普及与提高放在首位,为中国玩家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讨论环境。一个网站,可以通过各种市场营销手段甚至技术作弊手段提升数据,但到最后,还是网站积累下来的内容说话,而过去的八年多时间里,没有任何一家中文扑克网站在技术传播与讨论上可以跟智游城相提并论,它在很多知名牌手心中的地位之高不亚于扑克届的黄埔军校。

在2013年以前,智游城是有影响的中文扑克媒体中唯一一个反复提醒大家不要走职业牌手道路的网站,而且是从2009年建站开始一直如此,这在当时整个中文德扑届几乎一边倒的宣传德州扑克“三分钟学会,轻松月入过万”的主旋律下,可想而知这样做是一件多么不受欢迎的事。但那些在这个行业里牟利心切的机构们是从来不会顾及到玩家的风险和损失的,他们只会宣扬这个游戏光鲜亮丽的一面,给不透明不公平的赌博平台做广告,帮他们培养韭菜。所以说,智游城被称作中文扑克届技术和良知的担当一点不为过。

近年来很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以收费盈利为主要目的的扑克培训都把AI、GTO等等听上去高大上其实他们自己也都一知半解的概念堆砌给玩家,作为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论文的主要部分都是计算机模拟和数值分析的朱跃奇先生这些年也一直关注着游戏理论和人工智能,他更倾向于认为,无论是围棋还是扑克,最终还是在比拼人类如何使用自己的大脑。2+2上有人用snowie强化培训自己一年半,最后还是战胜不了NL50。就像人类发明了汽车,现在都可以无人驾驶了,但马拉松比赛你还是要自己一步一步的跑,你不能因为看到汽车轮子滚的快,就自己也练着在地上滚,那样不会让你变得更快。在教学中没有必要过多的谈论AI扑克,那样会迷惑自己的学员,把精力用偏。

朱跃奇先生同时认为,学习扑克首先路子要正,基本概念不能含糊,其次要有效率地接受信息,不要把大量时间用在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高大上的概念上面,剩下的就是实战和思考,所谓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而一个好的教学价值也就在于,帮助学生纠正一些概念上的错误,介绍一些基本技巧,提示一些参考资料,创造一个实战交流的环境和认真轻松的讨论氛围,在学生有进一步要求的时候,无论是技术上的精细调试、动态BR的评估,还是心理、社交、健康上的问题,甚至赛事吃住、海关和税务等等,帮助学生寻找资源与答案。

智游学堂虽然是会员制,但2017年,它的收费标准仅仅是每人100RMB的会费。业界良心,厚德载物。

经过朱跃奇先生的同意,现将智游城及智游学堂的联系方式公布如下:

QQ:1472864725(zycschool@qq.com)

微信:zycschool

微博:智游城官方微博(http://weibo.com/zhiyoucheng)

微信公众号:zhiyoucheng888

智游城论坛:http://www.zhiyoucheng.co (智游学堂版块)

 

最后,祝愿所有对扑克竞技满腔赤诚的玩家都可以早日实现梦想,也愿我们的国歌越来越多次的奏响在世界舞台。祝福朱跃奇先生并再一次恭喜他。

 

 

相关文章

近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