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 Zhu专访 — 智游学堂的教学培训理念和方式详解

cat发布 2017 年 3 月 27 日 下午 6:55
Share Button

智游城扑克学校 – 智游学堂开始试运营了!

小编就玩家/学员普遍关注的问题独家采访智游城/智游学堂创始人Rich Zhu,以下是对话整理:

pkxw:首先恭喜智游学堂试运营!智游城扑克学校好像酝酿了比较长的时间,终于跟大家见面了。

Rich:你说话真含蓄,应该说这个扑克学校已经酝酿太长时间了。不过这期间我本人还是有通过制作教材、视频和网络公开课等方式进行教学的,而智游城其它成员比如Bart也在斗鱼平台等做过大量直播,涉及到比赛、常规局、赛事直播等,只不过没有开一个独立的门面,算是智游城普及推广扑克的一部分。事实上,从09年智游城创立开始,我们一直把扑克的普及与提高放在首位。

pkxw:那么智游学堂跟智游城之前的教学有什么不同吗?

Rich:首先应该说是形式上的不同吧。智游城的教学一直是开放性的,而智游学堂是采取会员制的方式,形式上的不同自然会对教学方式和效果有直接影响。

pkxw:既然是会员制,会费和待遇自然是大家关注的重点。能做一个简单介绍,给大家一些概念吗?

Rich:坦率的说,这一点我到现在也没想好,所以智游学堂算是试运营。我们会根据学堂的运营情况和学员的反馈,以及教学系统的完善不断做出调整。当然,试运营也是运营,总是要有个说法,所以我们暂定的试运营付费和服务标准如下:

费用:6月1日之前加入:2017全年会费,100RMB。

服务:

1)提供一个良好的讨论环境。我们会建立专门的会员QQ群和微信群,Rich Zhu及教练组、管理成员轮换值班,关注和调控讨论的质量和气氛,尽量降低噪音与广告,减少会员之间因讨论产生的过激言语。

2)会员有特权就具体牌例在智游城发贴讨论,学堂会选出有代表性的问题,指定教练参与,做认真深入的解答与讨论。

3)学员参与现场大型比赛进入后期(终桌或2%以内)的技战术咨询。

4)免费观看学校视频(稍后,逐步增加、完善中)。

5)俱乐部练习赛,为学员提供实战演练,并不定期指定教练观看指导,提供改进建议(比赛,和标准局)。

6)对于需要进一步服务的学员,学堂可以帮助学员联系价位合理、水平胜任的教练进行小班或者一对一培训,或者提供wsop赛事旅行食宿税务等各种相关咨询与帮助。

智游学堂试运营是在尝试新的教学培训模式。重点在于为广大牌手,尤其是初学者,提供一个负责、友好的研讨环境,低代价但并不低效的实战演练,跟各层级牌手教练沟通的机会,以及在有进一步需求时的咨询与帮助。

智游学堂对学员的基本要求:尊重教练和其它学员,并认可智游学堂为维护教学次序和讨论氛围,有权终止干扰者会员资格并不退费的条款。

pkxw:收费100RMB?那为什么不干脆免费,听上去会好很多,也更容易推广不是?收费而又定价这么低,会不会引起一些猜疑?

Rich:收费价格这一点是我最不确定的地方,征求过其他人意见,还是非常不确定。大陆市场在教学这一块非常不成熟,价格差异极大,有跟智游城一样做免费教学的,也有一个短期培训班收费几万,十几万甚至更高的。我对这些高收费不做太多评价,有市场,有学员,双方认可就好。但智游学堂主要是面向业余玩家,收费不宜太高,我还是觉得应该逐渐形成一个良性的教学市场,学员觉得物超所值,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接受培训,才是教与学长期双赢的路子。当然,有些玩家确实有高端服务的需求,这一点我们也会尽量满足。

至于为什么收费暂定在100RMB,而不是干脆免费开业大酬宾?这跟我过去的经历以及对这个行业的观察有关。首先,必须有一个门槛挡住那些做广告的,时不时冒出一个广告是很恼人的事,对学员、教练和管理人员都是如此,通常这些做广告的是不会愿意花100RMB做一次后被踢的。另外一点,就是那些为了出名干扰课堂讨论的,这类人你是不可能通过讲道理说服他们的。在论坛,我可以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回复,但在课堂,我只能把这样的人踢出去并不再接纳,不能影响大家。还有,有的人网络上过于随便,我们也希望控制一下。比如一句不合就问候别人父母的,我们也是要踢出去的。还有,就是我发现很多人对免费的东西特别不珍惜,非要交点钱才会认真。最后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教练的劳动也需要得到尊重和认可,收费虽然不是唯一的方式,但却是很现实和直接的方式。对大多数教练来说,收费课和免费课备课教学是有差别的。这很正常,大家都不是圣人。

pkxw:我注意到学堂提供的服务是有很大弹性的。

Rich:确实如此。这种形式的教学是一种尝试,我们会根据市场反应和学员要求做调整。

我最初的想法,是因为看到一些新人想参加培训但却不知道何处入门。这里面有几个原因,第一点就是他们不知道该听谁的课,中文的扑克培训市场一直比较混乱,教学质量良莠不齐。新人一般没有这种辨别能力,而他们身边通常也没有懂行的朋友指点一下。第二点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培训价格普遍超出了大多数新人的承受能力。

于是我想通过这样一种尝试,把新人对教学培训的需求和智游城潜在的资源协调起来,争取找到一个共赢的模式。

当然,这种尝试的风险不小。如果市场反应不强烈,也很难长期频繁聘请到好的教练,这个模式就很难持久下去。这也是我们只收费100元的一个原因,即便上述服务都只达到最低标准,100RMB也值了吧?

pkxw:智游城的资源,您曾经说过智游城是中文扑克界技术和良知的担当,是吧?

Rich:是的,我说过不止一次。

其实这不是说不说的问题。就像一个人,不是你说自己如何如何,而是看你做了什么。一个网站,你可以通过各种市场营销手段甚至技术作弊手段提升数据,但到最后,还是网站积累下来的内容说话。智游城的内容一直在那里,有哪家中文网站可以说过去八年里在技术传播与讨论上可以跟智游城相提并论,更不用说比智游城强吗?如果有,欢迎上台比划一下。

至于说良知担当,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这里只提一点:在2013年以前,智游城是有影响的中文扑克媒体中唯一一个反复提醒大家不要走职业牌手的路,而且是从2009年建站开始一直如此,尽管智游城有着最多的职业和半职业牌手。我本人更是在论坛上跟帖给前来询问走职业路的泼凉水,无一例外。

现在时不时有人提醒大家不要轻易走职业路,会得到不少人的肯定和赞赏。但在当时整个中文德扑界几乎一边倒的宣传德州扑克“三分钟学会,轻松月入过万”的主旋律下,智游城这样做并不是一件受欢迎的事,有时甚至连询问的牌手本人也会觉得我们扫兴,转而去那些鼓励他“追求梦想”的网站了。对我这些话有疑虑的朋友,可以随便翻看一下各个网站的老贴,也了解一下大陆德州扑克是怎样一路走过来的。

pkxw:俱乐部练习赛单列出来,这是学堂的一个重点吗?

Rich:我们确实想在这方面做些尝试。就扑克学习而言,没有什么能取代实战。尤其对新人来说,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一方面,这是游戏币练习赛,学员可以以最低代价进行实战练习;另一方面,因为大家逐渐相互熟悉,不至于打得过于随便,影响别人训练。我想,学员甚至可以投票决定不带某个喜欢盲推的玩家玩,除非他们也想练习如何针对这样的玩家。

这种方式也会大大降低教练的负担。有些教练不习惯或者没有大块的时间做备案或教学,但却可以一旁观战甚至自己也上桌参加练习,同时给新人一些有帮助的建议。智游城有很多职业半职业牌手,我希望这种方式能更方便他们进来帮助新人,同时也为他们尝试做教练提供一个机会。

当然,这样的实战演练不一定局限于新人。如果有学员希望练习一对一比赛或者终桌模拟赛之类的,我想我们也是可以安排的。像这样的计划,学员到底喜欢到什么程度,我们只能在教学中得知,并做相应调整。

pkxw:我知道有些职业半职业选手会对服务的第6项感兴趣,你们有足够的准备吗?这项服务是不是智游学堂计划全方位覆盖整个学员群体各种相关需求的意思?

Rich: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Yes。这一点倒是我最不担心的。在业内,智游城素以人才储备著称,何况初期这类需求不会太多,就是我一个人顶着应该都能支撑一阵子。

pkxw:说起您自己,似乎大家对您的印象有些极化。有些人认为您属于世界级牌手,而也有一些人觉得您很一般,甚至有些落伍。更多的人是根本不知道您,您怎么评价自己和解释这一现象?

Rich:我想这跟我是现金牌手出身有关。这世上很多常规高额局我都打过,而且表现不差,得到圈内一些认可也是正常的。但我的比赛成绩确实不多,而大众了解一个牌手更多是看比赛的报道,所以有些人觉得我一般甚至不知道我也是正常的。

pkxw:我注意到您说您的比赛成绩“确实不多”。

Rich:是的。我很少打比赛,自然成绩就不多了。洛杉矶被称为世界扑克的首都,各种比赛连轴转到数不过来,可过去十五年来我只在本地打过两场比赛,其中一场还是举办方替我交的报名费。有很多考虑,这里不宜展开。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会打比赛。

pkxw:当然。去年的世界扑克大赛wsop您进了10次钱圈,包括一个第二名,一个第三名,以及主赛的deep run,在wsop最佳牌手年度排行榜上是华人牌手中排名最高的,是吧?

Rich:是的。不过,对这类成绩,其实不必过度解读。就是我自己成绩的纵向比较,纸面上看,去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好不少,但实际上,我去年wsop的投资回报率(ROI)和等效进钱圈比例都在我过去十年wsop的平均线附近,即便是绝对盈利在过去10年里也只是勉强排到第3位,跟第4位很近。所以,外人通常很难知道一个牌手比赛表现的真实情况。

pkxw:智游学堂似乎以网上教学为主要手段,在智游城看过,您网络扑克也打得很多,是吧?

Rich:是的。不过我想说,网上教学只是一种手段,但教授的内容并不一定是网络扑克。事实上现在有些网上组局软件建立起来的牌局,更接近于现场牌局,尤其是那种纯熟人之间的牌局。当然,网络扑克我也可以教,没问题。

pkxw:您似乎很少谈论自己的网络扑克,是否可以多谈一些,因为我知道一些牌手会觉得网络扑克才是衡量一个牌手水平的标杆。

Rich:我知道很多人这样想,但我并不认同。在中低级别还勉强可以这样认为,在高级别,两者不是一回事。现场牌局,差异极大,老板局或者围着老板建的局跟常规局又差别明显,不能一概而论,否则网上高额的一些赢家怎么会现场输的找不到北呢?

至于我很少谈论自己的网络扑克,其实很多高额网络牌手都不愿意谈论自己这一块。不过黑色星期五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谈论也就是历史了,说说也无妨。

全球网络扑克大致可以划分4个时代吧。牌室初期发展的领头羊是Paradise,大概在1999-2001年;然后是成长期,大致在2002-2006,这时的龙头老大是PartPoker;然后进入平稳期,2006-2011,这是以2006美国 UIGEA出台,迫使上市公司PartyPoker离开美国,私人拥有的Pokerstars成为老大开始,到2011年黑色星期五留在美国市场的各主要牌室PS、FTP、AP/UB被美国司法部控制并关闭为止。第四阶段就是后黑色星期五的这段衰退期。不过随着网络游戏整体的不断发展,以及德州扑克在亚洲尤其是中国的普及推广,这段衰退期似乎已经过去,有望进入了新的增长期。

至于我自己,在Paradise和Party Poker时代,我一直是在打这些牌室最高级别的牌局。在Pokerstars的年代,FTP出现了血腥的超高级别牌局,这有它特定的商业背景,我是没碰的。与此同时的pokerstars的高额现金我却是一直在打,尤其是PS最高级别的高低奥马哈,从PS有$75/150这个级别开始,经过这个最高级别的上升再回落,直到黑色星期五之前$75/150级别已经不容易开出来为止的整个过程,我一直是其中的一位常客,也是赢家。同时我也打$200/400的mix game,也是当时ps最大的常规局之一,总体也是盈利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华人牌手中网络高额现金打的时间最长的,但至少是超过十年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

至于网络比赛,我比现场打得稍微多一些,基本集中在PS上面。我的平均买入是$260,整体ROI是130%。我知道有些人会对这两个数据感到吃惊,但我的PS ID是有多位朋友知道的,包括当初抱扑村一些我不认识但心细的成员。网络比赛成绩可以查。

pkxw:听上去好像真的很遥远。网络扑克过去这些年发展很快吧?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极大提高了扑克的技战术水平,并对教学产生很大影响,是吧?

Rich:这一点被夸大了,尤其是在中文扑克界。人们总喜欢谈得越高越好,而且有越夸越玄的趋势。有时候我会看到一些牌手津津乐道地谈论最新趋势或名词,本来人家有这个爱好也没什么,但教学上这样就不合适了。这有点类似于本来你教小学算术,却时不时跟学生提及哥德巴赫猜想。到底人家解决到了1+2还是1+1,跟你的教学真的没有多少关系。

扑克其实是很朴实的东西,最基础的理论,最基本的常识,最常见的打法一直在那里。对99%以上的牌手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对这些最基本的东西有个清晰的理解和掌握,学会动脑子,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如何使用,不断在实战和思考中提高自己,这就足够了。

pkxw:这是不是您教学的基本理念?

Rich:可以这样说。扑克里面,没有什么比学会动脑更重要,所以在智游城我反复强调,讨论牌就是讨论思路。几年前,各种辅助软件盛行的时候,我就说:如果我教小学生乘法,我会认真解释它的概念,我会跟自己的学生说明3×7和7×3的不同,尽管结果都是21。我不会急着教学生们怎样使用计算器,虽然后者算得快,但你基础没打好,上中学怎么办?

pkxw:好像在您的公开课和论坛上,您一再反对初学者背那些当时很盛行的短码策略之类的表格?说这样的做法最后只能成为东莞流水线的组装工,连工程师都当不了。

Rich:是的。这有点像学中医,那些药材都摆在那里,你要学会根据病人的情况配药。你学徒的时候要学这些药的知识,而不是每天都把时间放在背药方上面,这样是本末倒置的。干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动脑,动脑,再动脑。重要的事说三遍。

pkxw:您前面提到99%的牌手,那剩下的1%您能教吗?

Rich:剩下的1%到了一定程度没有人能教。打牌跟下棋一样,到一定程度后也是讲天分的。有些东西是依赖牌手自己的悟性的,是你自己打到特定牌局,特定环境,在理论和实践中不断思考计算,自己领悟并能灵活应用的。当然,跟一些水平相近或比自己水平高的讨论交流是有帮助的,这也是智游学堂计划组织研讨班的原因。

pkxw:关于人工智能对扑克教学的影响会不会很多人跟您的观点不同?

Rich:非常可能,我一点都不奇怪。这个年代你要不强调人工智能如何改变人类生活,你就会被认为out了。不过我的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论文的主要部分都是计算机模拟和数值分析,而这些年我一直关注游戏理论和人工智能,我想我还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

pkxw:那能不能给一个更简单明了的比喻呢?前些天的人工智能击败世界顶级牌手的新闻确实在业界非常轰动,不亚于年初阿法狗击败世界顶级围棋选手,甚至有的报道认为扑克机器更牛,因为扑克机器处理的是不完全信息,而阿法狗是处理围棋这样完全透明的游戏。

Rich:首先,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谷歌的阿法狗是人工智能的一个里程碑,而CMU的Libratus在AI学术上价值很小,即便在扑克应用上都不算是革命性的。其次关于战胜人类牌手是有很多定语的,比如特定比赛形式,特定筹码深度等等。

即便Libratus真的像Alphago那样令人信服的击败人类,它仍然只能是一个辅助工具。想想一个小孩学围棋,老师从哪里开始教他?真的直接把他推到Alphago前面搞棋海战术吗?再想更简单的情况,IBM的深蓝在20年前就击败人类最好的选手,过去这20年,业余棋手学棋受到多大影响,职业比赛又受到多大冲击?

学扑克跟学棋还有一个很大不同,你学了深蓝的80%,你就真的是个很不错的棋手;你跟Libratus学了80%,你什么都不是。因为扑克很重要的一点是自己的打牌策略必须形成一个自洽系统,学了80%几乎等于没学。2+2上有人用snowie强化培训自己一年半,最后还是战胜不了NL50。

无论围棋还是扑克,最终还是在比拼人类如何使用自己的大脑。就像人类发明了汽车,现在都可以无人驾驶了,但马拉松比赛你还是要自己一步一步的跑。而且你不能因为看到汽车轮子滚的快,就自己也练着在地上滚,那样不会让你变得更快。AI扑克击败人类不会需要太长时间,但AI扑克帮助人类战胜同类是完全不同的话题。这一点不是不值得谈论,只是在教学中没有必要过多谈论,那样会迷惑自己的学员,把精力用偏。

我觉得学扑克几个关键点就是:首先路子要正,基本概念不能含糊;其次要有效率地接受信息,不要把大量时间用在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高大上上面,剩下的就是实战和思考,所谓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

而一个好的教学价值也就在于,帮助学生纠正一些概念上的错误,介绍一些基本技巧,提示一些参考资料,创造一个实战交流的环境和认真轻松的讨论氛围,在学生有进一步要求的时候,无论是技术上的精细调试、动态BR的评估,还是心理、社交、健康上的问题,甚至赛事吃住,海关和税务等等,帮助学生寻找资源与答案。

pkxw:听上去有很多事情要做,也很有趣。请问如何联系智游学堂?

Rich:联系方式如下:

QQ:1472864725(zycschool@qq.com)
微信:zycschool
微博:智游城官方微博(http://weibo.com/zhiyoucheng)
微信公众号:zhiyoucheng888
智游城论坛:http://www.zhiyoucheng.co(智游学堂版块)

pkxw:最后祝智游学堂成功!

Rich:谢谢!

 

更多有关德州扑克新闻的精彩内容请关注扑克新闻,加入扑克新闻有惊喜

相关文章

近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