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数今年那些残酷的BadBeat

veto发布 2018 年 12 月 30 日 下午 4:30
Share Button

几乎每天每场扑克游戏都会有BadBeat发生,这是扑克的一部分。而BadBeat发生在WSOP上对玩家的伤害更大。

每个人都喜欢BadBeat–当然这要发生在对手身上。

我们建立了一个BadBeat的评分系统,残酷程度从1-5,让我们回顾一下今年WSOP上几个惨烈的BadBeat。

粗鲁的Hellmuth弃牌,坑了Campbell。

残酷指数: 4/5

在WSOP主赛事的第二天,Phil Hellmuth的粗鲁行为使James Campbell遭受了今年最糟糕的打击之一。他甚至没有坚持到转牌。
在翻牌上,Alex Kuzmin在中间位置下注3000,手牌K2,兆同花,Hellmuth在按钮位加注到6000,手牌77,行动转到短筹码的Campbell,他拿到了A9同花,兆坚果同花,准备全下2.62万。

沮丧的Hellmuth和Kuzmin都是大筹码,Hellmuth立刻对Campbell的行动表示愤怒,随后很明显地透露出想弃牌,Kuzmin看到Hellmuth的暗示之后选择跟注,Hellmuth弃牌,河牌发出一个2,淘汰了Campbell。

WSOP赛事规则明确规定选手不可在多人底池中发表意见从而影响别人的决定,Hellmuth的行为已经违反了WSOP的规则。Hellmuth用行动向在他之前行动的玩家透露信息,使对手不用担心Hellmuth的再加注,从而做出了跟注的决定,这手牌里Campbell的胜率超过八成,却因为Hellmuth的多嘴被送出局,可以说很悲催了。

值得称赞的是,Hellmuth后来道歉,并提出买下Campbell参加2019年主赛事的股份。这算是一件好事,但是职业玩家犯这样的错误是难以被人原谅的。

最疯狂的牌局

残酷指数: 5/5

WSOP主赛事决赛桌泡沫期,发牌如下:

poker bad beats

当时Nic Manion筹码量4300万,手牌AA,Antoine Labat (5100万)手牌KK,来自中国的朱跃奇(Rich Zhu)筹码量2400万,手牌KK。

这手牌让Zhu出局了,他拿到了85万美元的奖金,但是相比冠军奖金来说这一奖金就少了很多。

严格说来这一手并不是BadBeat,只是没有办法的冤家牌,Labat最终获得第九名收入100万美元,Manion获得第四名收入280万美元。

提前庆祝败人品? (残酷指数: 5/5)

还是WSOP的比赛,这手牌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单挑的白热化阶段,主角是巴西选手罗布雷·费例西奥(Roberly Felicio )和美国华裔刘桒(音译,Sang Liu),翻牌前,两人的筹码量分别是刘桒3640万,费例西奥2890万,费例西奥溜入底池,刘桒在BTN位加注到500万,费例西奥跟注。翻牌J♠7♦3♣,刘桒过牌,费例西奥全下,刘桒迅速跟注。

 

除非你的对手已经没有出张,否则一切都没有结束。在最后一张牌发下来之前不要庆祝。也许Sang Liu遇到的BadBeat是这一年最惨烈的。

565美元买入的WSOP巨像赛进入到最终单挑,Liu的筹码量略微领先于Roberly Felicio.

双方在翻牌上都中了顶对J,不过Liu的手牌J♣10♠,Roberly Felicio手牌J♦8♥,Liu的胜率达到了88%,双方在翻牌上打光了所有筹码,转牌♣,Liu的胜率提升为93%,然而河牌发出了一个 8♦,这手牌让Felicio拿到了15:1的筹码优势,随后Felicio拿下了比赛,而这个比赛的冠军和亚军奖金差别达到了50万美元。

在发出转牌之后Liu开始了庆祝,然而他就悲剧了。

短暂的WSOP主赛之旅

2015年Max Steinberg在主赛上获得第四名收入260万美元,而今年他第一个出局。

更多有关德州扑克新闻的精彩内容请关注扑克新闻,加入扑克新闻有惊喜

相关文章

近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