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MTT最大赢家Chris Moorman的职业生涯回顾——(下)

xiongshaoxia发布 2016 年 9 月 1 日 下午 11:25
Share Button

“我在全速扑克周日的一场比赛得到了第5名,奖金1.3万美元,之后我开始意识到锦标赛中的鱼比现金游戏中多很多。”Moorman说:“最开始在现金游戏中,当我有一个好的session,比如赢了1,000,我就买个电视机或是什么,这很让人兴奋,后来当我买了所有我想的东西后,这种兴奋的感觉没有了,钱都进了银行账户,而且MTT赚钱的速度比以前快多了。之后幸好发现了PocketFives,于是开始专注于提高自己的排名。”

对Moorman来说,提高排名的动力并非来自金钱、荣誉和赞扬。他要的是高排名给他带来的人脉。排名越高,他就与那些顶尖选手越接近,也就越敢找他们讨论扑克。

“当时所有人都在尝试新的策略,”他说:“这个游戏还没有被破解,每位选手都在摸索,都想从其他人那里学习。”

在和全球很多顶尖玩家交流后,Moorman把自己的游戏风格从紧凶变成了松凶 ,风格转变后,Moorman再次提高了自己的赢利。并很快就升级到了更高级别。

“我每周都很关心自己的排名在哪里,”Moorman说:“它真的占据了我的整个生活,比其它任何事都重要,如果这不是我的工作,我很可能被认为有赌瘾,现在想想,当时的确有点极端。”

“我喜欢赢的感觉,”他解释说:“我宁愿在一场小比赛中得第一,也不想在大比赛中的第三。这也是为什么我每周会打七天,因为当时的游戏非常简单,很难让我不玩下去。每一个session我都可以进几次决赛桌。扑克占据了我的生活,我真的非常沉迷。”

在几乎拿光了线上所有冠军后。Moorman的专注点也发生了变化。

那段时间,Moorman通过赞助其他玩家也赢了很多,其中一个玩家还在PCA主赛事得到了第2名,这为Moorman带来了100万收入,他长期赞助的玩家超过30个。

黑色星期五之前的一次WCOOP,Moorman在主赛事中赞助了超级多人,转账限额甚至超过了100万,最后不得不找其他玩家帮忙。

“当我看到自己喝醉后坐在亲友席什么也不干,而我赞助的玩家帮我赚100万的时候,我就知道赞助是个很好的事情。”Moorman承认:“我闭起眼睛想了想,然后买了所有我觉得可以夺冠的人的股份,至少,我还可以教他们怎么夺冠。说实话,我赚了很多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我没有买房子,也不想炒股,因为不想花时间分析。我只擅长扑克,知道谁打得好,谁打得差,我可以赞助打得好的玩家,这是很好赚的钱,而且没有限制,我最多的时候赞助过上千人。”

不过事与愿违,大量赞助别人让Moorman持续亏损,雪上加霜的是,Moorman在现场锦标赛领域也迟迟不出成绩,就像被诅咒了一样,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输给别人。运气不好的同时,Moorman有时还会在最关键的时刻迟到,比如WSOP欧洲赛伦敦站,他本来是筹码王,但比赛重新开始后三个小时他才姗姗来迟,筹码被盲注消耗了一大半,最后再也没能打起来。

黑色星期五事件后,Moorman终于不再赞助别人,而是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游戏,很快,他的现场成绩也开始大爆发。

“2011年,我在澳洲百万赛打进了决赛桌,那年在WSOP我也经常打到后期,”他说:“我几乎差点就拿下了年度玩家称号,要知道我甚至都没有打混合游戏,太疯狂了。”

“黑色星期五事件发生那年是我现场成绩的爆发年,在此之前,我长期赞助的有30人,这让我自己打牌没什么意义,而且我几乎拿到了线上的所有荣誉,多次在PocketFives登顶,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黑色星期五之后,我开始重新专注于自己的游戏,之后迎来了不可思议的一年,我只是对自己的游戏策略做了非常轻微的调整,其它都一样,不同的地方在于我几乎总是可以在关键底池中胜出,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那个时候,Moorman还是有在赞助Jason Koon,并且收益可观。当Koon在一场WSOP赛事打进单挑的时候,Moorman出现在了亲友席,第一次见到了Koon,以及他们共同的朋友Katie Lindsay,这之后,他便开始和Lindsay约会。

到了2014年,Moorman在加拿大、墨西哥和洛杉矶三地之间辗转,前两个地方是因为要打线上,而在洛杉矶,他和Lindsay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赞助别人对我的资金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Moorman解释说:“我知道自己想要跟她求婚,但我想等到资金多一点的时候,所以我一直在期待大成绩。不过我有先秘密地征得她父亲的同意,有一次我们吵架的时候,她母亲向她泄露了这个秘密。”

“她一定有觉得我临阵退缩了,因为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很美的地方,有很多求婚的机会,但我其实一直在等待大成绩的出现。不过很快我就在LA扑克经典赛夺冠了,一切都很完美。 ”

三周后,Moorman向Lindsay求婚,Lindsay给出了yes,几个月后,他们顺利完婚。

有了Lindsay后,Moorman必须让自己的生活和扑克变得更加平衡,但他还是有在打线上,今夏还成为了888扑克的形象大使,但他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沉迷了,他会和Lindsay做很多小夫妻会做的事,并且很少涉及到扑克。

现在不管是对待现场还是线上比赛,Moorman只有在自己非常想打的情况下才会参加。

“几天前,当我坐在EPT巴塞罗那豪客赛牌桌上时,我非常确信自己是最年长的,”他说:“现在我回到了英格兰,准备备战WCOOP,现在回忆之前打WCOOP的情形,我都是下午4点开始,一直打到第二天上午8点,这个赛程对英格兰玩家来说太残忍了,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在扑克中经历过无数上下风,我也觉得自己比以前更聪明了,我现在有很多比我小很多的朋友,我很开心可以帮助他们渡过困难的时期,现在我变成了一个年长资深的前辈,年轻玩家们都会听取我的建议。虽然如此,这些经历还是无法让我避免下风,不管之前取得过多少成功。在扑克中,世事无常,你这周可能会觉得自己战无不胜,但下一周就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这些年来,扑克环境已经变了很多,我以前一直把扑克当做最重要的事,现在年龄大了,生命中多了很多其它重要的事,所以我没办法向以前一样花那么多时间在上面,我必须要很合理的安排游戏时间,我也懂得某段时间你真的不管怎样都无法赢利,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停止游戏去做点别的事。可能不久之后你又夺冠了,又开始觉得自己是无敌的。在体育项目中,随着年龄的增加,你会发现以前可以做的现在很多都不能做了,但扑克不是这样,即使变得很老,还是可以取得成功。”

更多有关德州扑克新闻的精彩内容请关注扑克新闻,加入扑克新闻有惊喜

相关文章

近期新闻